-->

“如何发挥法官思维和律师思维的优势?——兼谈中美法律文化的差异对律师实务的意义”主题沙龙

Created Date 3/12/2019    View Numbers  59   Return    
字号:   
 

2019312日,由上海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应用研究中心主办和安杰律师事务所协办的如何发挥法官思维和律师思维的优势?——兼谈中美法律文化的差异对律师实务的意义主题沙龙在安杰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举行。

袁真富

本次沙龙是上海大学知识产权校友沙龙系列之一,主持人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袁真富老师,对李澜律师丰富的职业经历做了简要介绍,并指出作为上海大学的校友,李澜律师在职场上的成功经历对大家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李澜

李澜律师首先分享了她的职场经历。作为1994年知产庭建立后的第一批本科生,李澜律师毕业后选择了法院,并在法院执业了16年。2002年李澜律师去美国威斯康辛州大学访问培训,并于2004-2005年在美国读了LLM,美国的法律制度让她开始思考职业的转变。回国后,李澜律师最终决定跳出法院系统,在Baker & McKenzie 国际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担任高级顾问,后加入安杰。对于职业的选择和改变,李澜律师表示,在离开法院前,她也曾面临职场中年龄的困扰和担忧 ,但因为她一直听从内心的召唤,勇气和决心最终让她能够自信、坚定地在职场上不停前行。

其次,李澜律师分享了中美法律文化的差异对律师实务的意义。她表示,中美文化的比较首先需要从教育说起,美国教育以及美国家人对她的职业选择具有深远影响;她指出,中美两国国人都存在视野的盲区,美国人不了解中国人,中国不理解国外的情况也很常见。就中美诉讼制度差异方面,李澜律师讲到,中国企业在美国涉讼时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1)美国法院的一审诉讼尤为重要,当事人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因为美国二审法院通常只进行法律审查,而不再接受事实审查。

2)美国民事诉讼案件周期相当长,通常需要3-5年的时间(包括立案、审前程序/discovery、听证、正式开庭、调解、判决),但337的调查从立案到最终裁定通常在1年内完成,这就需要中国公司,知识产权的专业人士和律师快速应对。

3)应当充分重视美国陪审团在案件审判中起到的作用,中国企业应与美方经验丰富的跨境诉讼律师团队合作。

4)由于美国的对抗诉讼制度,导致如被告不应诉default judgment 而缺席判决的话,裁判结果会对被告很不利,而且会对日后的关联诉讼有负面影响,所以中国企业应当积极应诉。

另外,李澜律师还为大家介绍了美国的长臂管辖制度。美国认为,只要其利益收到影响,其就有管辖权。传统上,大家认为只有终端产品进入美国,美国才会启动337调查。事实上,配件也会成为337调查的对象。近年来,337调查开始从专利侵权扩展到商业秘密侵权的案件。

在提问环节,北京安杰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夏锋律师就苹果公司拒不执行禁令提到了美国的执行问题。李澜律师提出,美国的诚信制度使得美国的执行率很高。与会嘉宾也提到,就其服务的美国公司而言,美国公司很配合执行,但美国公司在中国维权的时候难度很大。

此外,大家还就法院的回避问题、律师与法官职业转换等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李律师最后表示,今后,她将在安杰继续为中国知识产权法律服务,搭建中美法律、司法交流的桥梁。


版权所有 © 上海大学    沪ICP备09014157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上大路99号(周边交通)   邮编:200444   电话查询
技术支持:上海大学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联系我们